轮奸女军医

我叫林亚茵,是毕业1 年的军医,现在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某部服役。 周围熟悉我的人都说我长得很象徐静蕾, 可我又听说其实她本人不怎样 人家就说: “象照片上的啦。” 其实,和她是有些象的,不过我自信比她更漂亮, 因我的身材比她好多了真正的魔鬼身材。 从小,我就很羡慕那些穿制服的女军人, 总觉得她们样子很帅要是能有一天象她们那样就好了。 所以,高中毕业以后,我就考了军校,做了一名军医。 毕业之后,我就分配到了南方的某个大城市的部队了做了一名小小的军医, 没想到我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先是在大城市里,在那里还好,最多是被骚扰一下, 有一回我们主任夜里要去跳舞,我已经睡了, 他硬是把我从床上拖起来还好那是冬天,我睡觉的时候也穿得挺多, 不过也还是特别尬因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是不戴胸罩的。 还有,就是我晾在外面的内衣、内裤会不见。 不过,相比之下,这些都还是好的。 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被调到 了南方的一个山区的部队去做军医。 真正的噩梦,从这里开始。 火车很热,虽然是冬天,可车上密不透风, 所以还是很热十几个小时下来,我的内衣都被汗湿透了, 好不容易到了一下火车,一下字好舒服,可我不敢多吹风, 马上到侯车室里去了。 来接我的是个连长,见了我就握住我的手不放, 好话说了一大堆然后说还要等一班火车, 还有人要来那就等啦。 这一等等了一个多小时,那个连长和他的通讯员老是色眯眯地盯着我看。 一个多小时以后,下一班火车到了,来了十几个女兵, 也都是军官一个比一个漂亮,后来我才知道, 她们都是文工团的。 在这些女军官里,有一个少尉走到了我的面前, 问: “您是林医生吗”我说: “是啊 你是……”她说: “啊, 我叫陈婷你就叫我小婷好了,我是配给你的护士。” 啊,原来是这样,我这才仔细地看了她, 长得可真是漂亮皮肤又白又嫩,弯弯的眉毛淡淡的, 眼睛也挺大挺有灵气,她是厚嘴唇,看上去很性感, 还有她的脖子从军装里探出来,白得很诱人。 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身材,虽然在军装的包裹下, 可还是显得出来乳房高耸,屁股也挺大的, 翘翘的…… 我朝连长看了看发现他正在色眯眯地盯着小婷看。 人已经都到齐了,大家就都上车了,是卡车, 连长开车我们都在后面,本来连长叫通讯员开车的, 他想做到后面 可一个姑娘对他说: “后面是女人的世界……”路上走了3 个多小时才到驻地, 也和大家都认识了不过我不太喜欢那些文工团员, 我和小婷到是挺投缘的。 到了驻地,连长叫了两个班的战士来帮我们搬行李, 还说: “一路上辛苦了先休息休息, 晚上再给你们开欢迎会。” 我来的时候想: 是基层单位,条件会很差的。 可这会发现这的条件比我预计的要好不少, 军官的宿舍都是两人一间 我对小婷说: 我们住一起吧!小婷很高兴, 说: 我也想这样呢。 女兵就我们这十六个,宿舍就和他们是在一起的了, 专门给了我们半层楼在四层,也是宿舍楼的最高层了, 另半边是男兵的当中用木版隔开了。 我和小婷刚把宿舍都整理好,连长派了个战士来通知说今天有热水可以洗澡, 我告诉了大家大家一阵欢唿,都赶快拿出了东西去洗澡。 浴室在锅炉房的边上,因这里以前从来没有女兵来的, 所以没有专门的女 浴室我们现在的女浴室也是用木版和男浴室隔开了。 我和小婷去,发现女浴室挺小的,才六个龙头, 已经挤满了。 我和小婷一商量,干脆晚点来。 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看那些女兵陆续回来了, 我才和小婷过去到那一看,果然没人了, 我和小婷开始洗澡。 小婷脱光了衣服过来的时候, 我的的吃了一惊: 小婷的身材真是太好了, 不单单是好而且实在是充满了性感、活力和诱惑, 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看到了之后生犯罪的欲望。 她的乳房微微翘着,一看就是充满了弹性, 四肢的缐条柔和修长屁股又圆又饱满,在大腿根部和腰部稍微有一点赘肉, 我相信任何男人看这些赘肉肯定都说是比没有更具有诱惑力。 她全身的皮肤象缎子一样光洁细嫩……小婷被我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我忙说: 你的身材真好呀 我好羡慕呢!小婷有点羞涩地笑了笑: 你的身材也很好呀!我和小婷互相擦背, 她帮我擦的时候很温柔忽然让我觉得全身懒洋洋的, 当她的手无意间划过我的乳头我发现我的乳头忽然变硬了, 我情不自禁地夹紧了双腿: 好想要啊……忽然我发现做隔板用的木版的下部有条裂缝 我对小婷说: 那有条缝。 小婷 说: 哪我说: 先别叫。 这样,我站在缝前面,你在边上悄悄看看。 我面对那条逢,微微分开双腿,假装什从鉎看见地洗澡, 小婷从边上弯腰去看一下子跳了起来, 悄悄对我说: 看见有人在偷……我说: 别怕, 把脸盆靠在墙上遮住那条缝 说: 这样就好了。 然后,我们赶快擦干净身子,穿好衣服走了。 晚上,开过了欢迎会之后,也认识了不少这里的人。 第二天,开始正式的工作了。 每天早晨都要出操,先是列队,然后是跑3000米, 不过这些大家也都习惯了。 我的工作自然是看病了,有一件办公室, 小婷的治疗室就在我的隔壁我们两的屋子是相通的。 可慢慢的,就发现不对了,比如有的战士来故意和我找话说, 也有的故意说那里不舒服要我帮他看看, 我也没办法让他自己脱了裤子我草草看看就算了。 还有的去小婷那里打针的时候,假装不小心的把裤子全都脱下来, 在小婷面前摆弄着他的东西。 当然,所有女兵晾出去的内衣内裤也都回失踪的, 还有一回我晾在外面的内裤虽然没失踪, 可收回来的时候在裤里有一团乳白色的液体, 不用问也知道那是什熞罧我只能把那条内裤扔了, 当然类似的事情小婷也碰到过不少。 南方几乎没有冬天,很快就到了穿单衣的时候了。 一天早晨醒来,我习惯地把内衣洗了,当去拿我昨天晾在房间里的内衣裤的时候, 发现裤里又是湿的我用鼻子闻了闻,一股腥味, 天哪晾在屋子里还会被人弄到,这时候小婷发现她的内衣也是同样的原因不能穿了, 我们去衣箱里找才想起来我们都只剩下最后一套内衣了, 外面集合号已经吹了没办法,我和小婷只能不穿内衣裤了, 直接穿起了长裤和衬衫。 出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战士都在看我们, 那天营长还特别来训话时间特别长。 上班的时候,来看病的战士特别多,其实都没什谳情, 来找话说盯着我和小婷的胸部看,有一个战士硬说睡不着觉, 要开安眠药我开给他了,结果全都来开安眠药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休息的日子,早晨不用出操, 也不用上班。 早晨醒的晚了,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酸软, 头也很疼嘴里有一股腥味,我定了定神,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什都没穿, 我想了想真是不可能,我穿了件T 恤睡的,再仔细看, 我的乳房上还有阴部,床单上,到处都是湿湿的, 带着一股腥味。 啊,我被强奸了我赶紧去看小婷,她还没醒。 可她的脸上,乳房上,阴部,臀部也都是,在 她的床单上还有一小块鲜血, 是啊她跟过说过的,她还是个处女,那是后她的男朋友想要, 她也好想要可她跟她的男朋友说等到以后结婚的再要, 结果却成了今天这样!* * * * * * * * * * * * 我叫黄克, 是个连长在南方某个山区里苦熬。 苦熬的日子里,也有开心的事,就是有送上门来的漂亮妞。 年初来了一批,据说从前全是文工团的, 一个个脸蛋、胸和屁股都没的说。 不过,我最感兴趣的却是那个新派来的医生和护士。 医生姓林,我们叫她小林,护士叫小婷。 那个医生简直是个尤物,脸蛋有点想那个徐静蕾, 不过比她漂亮身材更没的说,奶子和屁股都是翘翘的, 看上去弹性十足护士也是,皮肤又白有嫩, 简直都能掐出水来她们来的第一天我就看了饱, 趁她们洗澡的时候看了个饱 我对我的战士说: 那些文工团的你门想怎搞都成, 这两个留给我不过,你要是想骚扰骚扰,可以。 我的通讯员还去她们房间偷了她们的内裤, 套在他的家伙上手淫完了还放回去,真有他的。 昨天,我终于搞了她们。 早晨出操的时候我发现她们都没戴奶罩, 我问通讯员: 是不是你小子稿的鬼。 他嘿嘿一笑。 然后, 一个计划形成了: 迷奸。 我以前还从来没试过,要试一次。 我让战士去开安眠药,然后,让通讯员偷偷放到她们的热水瓶里了。 晚上,我和通讯员小李带了照相机偷偷到了她们的宿舍, 呵呵两个小妞睡得正香,我一下子就把哪个医生先剥光了, 让小李拍照用手捏她的奶子,她的两个奶子又白又软, 在我的手掌里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她的一双乳房弹性极佳, 两个棕黑色的乳头慢慢地变大变硬了,以指尖夹着她的奶头不停来回转动, 然后用嘴去吸她的奶头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下身不停地抚摩, 等觉得她的下面开始湿的这个小骚货的唿吸也开始急促了, 我把她的双腿放到我肩膀上她的阴户暴露无疑, 也是棕色的这个小骚货已经被人给操过了, 我把我早就硬起来的家伙对着这个小骚货的小洞就插了进去 这个骚货到是层层喋喋的插进去象有小刷子不停地在刷, 包得还又暖又紧真是爽,很快,我就射了。 我拔出来之后,去弄小婷了,把这个骚医生让给我的通讯员搞了。 小婷比我想的更爽,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 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 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 黑的乌黑, 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 小芬的私处阴毛不是很多,呵呵,原来她还是个处女, 太好了!她的阴唇呈暗红色阴唇微微开。 我用一只手的食指拉开两片阴唇,看到了肉缝里面, 泛出迷人的粉红色里面是湿的,肉洞口周边粘着好多发白的粘液。 小口上有复杂的阴璧,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 再往上是一粒花生米。 想到这美丽下体,现在让自己随便采摘, 我已兴奋得不行了。 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摩那粒花生米,很快就从阴道里流出了淫水来, 小婷似乎在梦中也感觉到了快感口里轻轻的哼了几声, 我看已经差不多了掏出了早已怒立的大鸡巴, 将小芬的双腿架在肩上龟头在阴道口磨了两下然后一挺腰, 「滋」的一声我的大鸡巴终于进到了小芬的阴户内。 “恩……”小芬呻吟了一声,我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泡在温泉中, 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 于是开始攻击起来,拿出特有的技巧,勐、狠、快, 连续的抽插插得淫水四射,响声不绝。 “嗯……嗯……嗯……”没有知觉的小婷依然因下身的快感而呻吟起来, “卜滋!卜滋!” 大鸡巴一进一出。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我紧抱着她的屁股, 像从没有奸淫过女人那样拼命的奸淫她。 紧紧的顶在阴道的最深处,肉体的碰撞声回响在房间里回荡。 终于我感觉自己要射精,我将阴茎死死的在她的子宫壁上, 喷射出火热的精液。 是那莅多,那莅久。 好久,我都不愿将已软掉的阴茎从小婷的阴道里抽出。 等我爽够了,通讯员小李也爽了, 我说: 去, 把一排一班的弟兄们叫来。 这个班是我的心腹,今天要好好慰劳他们了。 他们一来,就扑到了医生和护士的身上, 眨眼间两个小妞的身上扑满了男人,两个小妞的逼里, 肛门里还有嘴里都插满了阴茎,身上的各个部位都有粗糙的打手在抚摩, 蹂皎小婷终于明白发生了什谳情几乎哭得昏了过去, 我也没什办法劝她只好说些安慰的话,一整天, 我们都没出门。 可是谁知道,晚上,当我们刚刚睡下,门就被打开了, 我们起身看几个战士进来了,后面就是哪个色米米的连长。 小婷问: “你们要干什”连长色咪咪地说: “小婷同志, 你昨天让我们很爽啊今天,大家又想你啦。 ”小婷哭着 说: “磙出去!”可是连长却甩出了一叠照片, 说: “现在要我们走行啊,明天这些照片也就全军区都知道了, 要不要给你家里也寄一分啊。” 小婷一看,全是昨天晚上我们两个的照片, 身上同时插了几条阴茎 手里还握着……小婷哭了: “你们, 要……怎样”连长说: “你明白还说什。” 话音刚落,他身边的战士已经扑了上来, 把我和小婷按倒在床上了。 扑在我身上的好象有五个人,他们一下子就撕开了我的衣服, 一个人躺到了我的身下让我分开双腿后坐在他身上, 他的阴茎就从我的阴道里插进来了我刚想叫, 嘴里又插进来了一条阴茎也不知道是谁的, 忽然有一个人捭开了我的屁股,紧接着肛门象撕列一样痛, 我知道又一条阴茎从肛门里插进来了。 我想叫,可是叫不出来,全身不知有多少手在抚摩, 我的乳房我的屁股,还有大腿,后背,腰, 脚……插在我嘴里的阴茎先射了精液顺着我的嘴角流了出来, 我刚想喘口气又一条阴茎插进来了,过一会, 阴道里的也射了可他刚出去,又一条进来了, 肛 门里的也是现在,我是侧躺着了,一条腿高高举着, 啊我觉得我全身象有电流通过一样,又酥又麻, 心里还痒痒的真没想到,这……爽。 我想叫,可是又怕叫出声音来,只好忍着, 闭起眼来享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离开,我侧过头去看小婷, 见她一个人躺在床上乳房上,嘴边,大腿上到处都是乳白色的精液, 她躺在床上一言不发,默默地流着眼泪,枕边, 是一叠上次他们强奸我们时拍的照片……以后 只要是休息日他们就会过来,整夜地强奸我们, 我却是盼着他们来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小婷只是默默的哭。 一个月以后,上级布置了一次演习任务, 演习中需要配备一个野战医院由我和小婷先去进行初步的布置, 还派了一个医生小林。

上一篇:轮姦小太妹 下一篇:寺庙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