娟表姐来我家中时我大约三岁,她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的女儿, 母亲去世后由大陆来澳门来投靠父亲但不容于后母。 她的父亲唯有贴一点伙食费,想找亲戚收留, 但那时澳门社会经济并不是那么好住的地方更是大问题, 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最后是我母亲看见她可怜,经常给后母打骂, 就暂时收留她在我家中住不想一住就是十年, 离开后几年又再搬回来。 她刚来时差不多十三岁,除了刚来时她父亲来过几次和放下生活费外, 以后也没有再来听说是后母很厉害,知道后大吵大闹, 后来更移民到南美洲去了。 我母亲也不在意那点生活费,更付学费叫她到夜校读书。 她来时我对她没有什么印像,一来是年纪太小, 对男女间的事不明白二来她那时还没有发育, 只觉得她黑黑瘦瘦的穿得很土。 她在我家是晚饭后上学,其他的时间就是照顾我。 晚上我们睡在一张床上,日间家中通常是没有人, 她带着我时怕我自己乱走所以无论做什么,洗澡、换衣服, 都是放我在她前面可能是那时我还小,她一点也不避我的目光看她的身体。 这样一直维持到我六、七岁时,我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她的身体, 后来我年纪渐大因为还是睡在一起,所以她换衣服也只是侧着身, 不正面对着我但一点也没有介意我的目光,我看着她身体这七、八年来的发育, 一直维持到我十一岁她出嫁而止。 她的发育比较迟,但很快。 当她十六岁时,胸口渐渐隆起,下体也开始生出茸毛。 我每天一睡在床上就开始摸她的乳房,她一点也不以为意, 任我摸个够有时我摸得太过份,太用力,她也只是轻轻的打我的手一下, 带笑的骂一声「咸湿」就算了。 但她不喜欢我摸她的下体,每次我摸到阴毛后, 她就会将我的手拉出来叫我不要闹,但也没有发怒的意思。 我通常都是等她睡熟后再大摸特摸她的下体, 但始终不敢将手指插入阴道里面。 因年纪太小,对性事还没有认识,只觉很得摸她下体时有点怪怪的感觉。 心中好像要跳出来,下体变硬。 她的下体也自动变得湿淋淋的,分泌出滑滑淫水。 有时给她发觉了也只是半睡半醒的拉我的手出来, 叫我别闹并没有骂过我。 当我七、八岁开始,更多了一种娱乐,就是每天偷看她洗澡。 我们住的是旧楼,窗口是向天井的,浴室的窗和我书桌的窗斜斜相对, 因为用石油气热水所以窗是一年到晚半开着, 我坐在书桌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全身,但因为是角度关系, 下体只能看到阴毛阴唇和阴道只能在她冲洗时看到一下, 但不大清楚。 那几年间我看到她刚开始发育到成长,乳房由扁扁的长大到32B, 下体由光光的长到黑黑的内衣也由土布变成乳罩三角裤。 到她十七、八岁时已长得亭亭玉立,一头长发, 因为腰很细小所以显得上下围很大,面孔也很漂亮。 那时她已经开始在一间咖啡室工作,引来了无数的男人追求, 一天到晚也有人打电话找她最后她在廿一岁时嫁了一个驾计程车的青年。 他自己有一架计程车,没有家累,经济很好。 她结婚后我也见过她多次,她变得更漂亮,衣着很新潮, 身裁变得更夸张。 娟表姐也过了年多两年好日子,后来她的丈夫认识了一班损友, 转行做走私大陆的生意初时做得很好,计程车也不开了, 生生活很风光。 但好景不常,终于失手,虽然逃回澳门,但已一无所有, 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 为了不连累娟表姐,只有和她离婚,自己跑去行船。 娟表姐变得孑然一身,唯有再到咖啡室工作, 因经济问题又再到我家借住。 这三年间我也由五尺不到,长到五尺六寸高。 上了初中。 和同学们经常一起看黄色小说,偷看他父亲的小电影, 满脑子的色情思想但始终不敢真的去找妓女一试。 一听到娟表姐搬回来住真是喜出望外,当天晚上偷看她洗澡和几年前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的小弟弟胀得发痛她的乳房已变成34C, 阴毛长多了很整齐的遮着阴部,内衣也换成最新潮的迷你半透明厘士三角裤, 和小得不可再小的厘士乳罩。 这晚当然没有睡在一起,长得比她还高大也不好意思跟她说, 但还是住在同一个小房间分开两张床中间有三尺通道。 她的睡衣令我整晚睡不着,是一件头差不多全透明的睡袍, 一眼就可看到内裤和内面黑黑的阴毛最要命的是她一上床就将乳罩脱掉, 只盖一张薄被她睡熟了踢掉就像全裸睡在我几尺以外。 我除了每天看她洗澡外,真是无计可施。 每天晚上看着她半裸的睡在我旁边也只有失眠, 但她对我完全不在意虽然知我醒着也只是背着我换衣服。 有时早上看见我隆起的短裤,只是笑一笑说︰「不知道几年间长得这么大了!」我也不知道她是说我的体型还是我的阴茎。 我等了几个星期,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等她睡熟了摸她。 她好像睡得很死,我越来越大胆,几天以后我每晚都将她的睡袍推上到胸口, 整对乳房暴露在我前面。 三角裤也推过一边,下体看得清清楚。 有几天是经期,更看见一条白缐由阴道口垂下来。 她的乳房很大,虽然睡着也呈半球形突起,乳头很小, 只有一粒豆的大小很浅的粉红色,每次我玩弄了一会, 它就会变得硬硬的颜色也变得鲜红一点。 她的大阴唇很紧密,只看见一条缝的样子,很白很丰满, 那小阴唇一点都不露出来掰开它才看见薄薄粉红色的小阴唇, 阴核小小的一点阴道也是粉红色有很多褶纹, 只要摸一会就开始流出滑滑黏黏的淫水很快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但始终不敢再进一步,每晚摸一会就回自己的床上打手枪再睡。 那天晚上合该有事,她去喝同事的结婚喜酒, 喝醉了给同事送回来同事帮忙她换掉衣服后就走了, 她昏昏沉沉的就睡在床上双脚张开,睡袍也退到胸口上。 我看见她睡得很熟,就开始摸她的乳房,不一会乳头就变得硬硬的。 更将她的内裤脱到膝盖下,玩弄她的阴毛和大小阴唇, 更用手指她的阴道和刺激她的阴核只一会儿她的淫水流得屁股也湿了一大片, 阴核充血胀大变得红红的唿吸也变得很急促。 我越来越大胆,将小弟弟拿出来想一只手摸她一边打手枪。 她突然用手按着我的手,张开眼怔怔的看着我, 我怕得动也不敢动差不多有一分多钟。 突然她哭起来,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一早她已经知道我摸她, 也知道我每晚打手枪每晚她也睡得不好,我摸得她想起以前的丈夫, 因为怕羞也不知怎样阻止我又怕闹了出来大家不好看, 她更不能在我家住下去。 又叫我以后不要每晚打手枪,对身体不好。 我看见她没有发怒的意思,又怕羞又怕别人知道, 把心一横继续将她抱着一面用手摸她的乳房和下体, 她口中不停说「不好」但也没有多大的抗拒。 我用身体压着她,想把小弟弟放进去,但我的性知识只是从书本和影片上学来, 试了多次只是在她的大腿、小腹和阴阜擦来擦去 她又不停的动一急之下,更不成功。 最后她动得累了,不大抗拒,只是口中不停的说︰「不要……不要……我们不能……这样……啊……啊……啊……」我乘势握着小弟弟, 向着她的阴户一插到底。 我一插入之后,她也不再抗拒了,只是睡在那里, 口中不停「啊……啊……唔……唔……唉……唉……不要……很辛苦……」不成语法的叫着。 我用力地不停抽插,最后她用手抱着我的背部, 我不停的吻着她的口唇手上粗暴的搓揉着她的乳房, 只觉后腰的酸麻感越来越大小腹一阵空空的感觉, 精液排山倒海的注入她的阴道里去我的小弟弟一跳一跳的射了很久。 完事后,大家抱在一起喘气,我压在她身上十多分钟, 直到小弟弟软下来才分开。 我看见一大滩白白的精液从她的阴道慢慢的流出来, 她用手遮着叫我不要看用毛巾清洁后再给我抹干净, 然后叫我回自己的床睡觉我不肯,她也由得我抱着她, 一手抚着她的乳房两人沉沉睡去。 半夜醒来,真的吓了一跳,睡得晕晕沉沉的, 突然感觉到一个软软的身体在自己身旁手上拿着的是一个丰满的乳房, 呆了一会才慢慢的记起昨晚的事这时也不再害怕, 爬起来将她的衣服脱光仔细欣赏她的身体。 这一次和平日偷看大不相同,平日是偷偷摸摸的看, 用手摸也是很轻更不大敢用手张开她的阴部。 但既然已有一次的肌肤之亲,她也没有不高兴的表示, 我更畅所欲为的大力抚摸她的乳房、玩弄她小小的乳头。 不一会乳头开始发硬,乳头和乳晕也充血发红。 这时她已醒来,口中低声的叫我不要,我见她没有严拒, 立刻开了灯强行张开她双脚,玩弄她的下体。 她的阴唇这时微微张开,外阴部变成粉红色, 小阴唇因充血的关系变成桃红色阴核突出外阴部, 由小小的一点变成鲜红色尾指头的大小。 我用中指插入她的阴道扣挖了一会,她哼哼哈哈的低声乱叫, 淫水已流得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我的小弟弟也胀得发痛,就爬上去一插到底, 不停的抽送。 她口中不成语法的叫着︰「啊……啊……嗯……嗯……不要……很难受……啊……我不成了……啊……」只见她双眼反白、小口微张、满面通红, 汗下如雨达到高潮。 她高潮时抱着我的背部乱抓,抓出多条血痕。 我继续抽送,她口中不停的低声乱叫,也听不清楚她叫什么, 不久又达到第二次高潮。 可能几小时前才射过精,这次比较持久,直到她有了四次高潮后, 我才觉得小弟弟一淋将浓浓的精液直射到她的子宫里。 过后我们两人抱得紧紧的,小弟弟还留在她体内, 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一早醒来,睡着时小弟弟已软化并掉出她体外, 但这时又已一柱擎天我有想小便的感觉,轻轻的板开她抱着我肩膊的手, 却把她弄醒了唯有把她抱着和她说话,继续抚摸她的身体。 她说,她不是拒绝我,只是她年纪比我大,是没有结果的, 给别人知道也不好更对不起我的父母,像昨晚的激情对我的身体也不好, 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 我只是痴痴缠缠的告诉她,我很喜欢她。 她叹了一口气说,身体黏黏的想起来洗澡,我乘机要求她一同洗, 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默默的擦干净浴缸、放了热水, 好像小时候一样仔细的洗干净我的身体,但多了一样, 就是将我的小弟弟很小心的洗干净。 我也帮她洗,将小穴洗干净后不停抚摸她的乳房和小穴, 不一会她也开始动情抱着我的腰将头埋在我的胸前, 口中哼哼哈哈的低声呻吟。 经过昨晚之后,她对我真是千依百顺,无论我要吻她、摸她的乳房和小穴, 用手指扣挖她的阴道或叫她张开大腿给我看清楚, 她也只是羞羞怯怯的让我去做。 我突然想起了黄色小说上所形容的口交,将她的头按下, 把小弟弟放入她口中。 最初她只是含着我的阴茎,什么也不懂,我将小说中所说的教她做, 不一会她已很熟练的用牙轻咬我的龟头用舌头舔我的龟头和阴茎间的小沟, 我的下体有一种酸酸淋淋的感觉真是令我欲仙欲死, 双脚软软的要坐在浴缸边叫她跪下来继续和我口交。 定一定神后再让她继续跪着,我站起来在她口中抽送。 过了一会她说口很累,我叫她伏在浴缸边,我站在地上从后面进入, 她很柔顺的照着做这时她的淫水已流得整个阴部和大腿黏黏滑滑的, 很容易一推就插到底。 我开始用力抽送,她口中不停的叫着︰「啊……啊……嗯……嗯……快……快……我不成了……不要停……呜……呜……哎……」配合着我的大腿不停地碰着她屁股的「啪啪」声, 交织成一首交响乐。 她很快达到了高潮,这时她双腿发软,双手扶着浴缸也站不起来, 要我用手抱着她的腰部。 我看也差不多了,而我也有想射精的感觉,连忙叫她跪下, 将阴茎放入她口中再抽送了几十下,将白白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口内。 她泠不提防让我将精液全部射入口,想吐出来又给我将头按着, 只能不断的摇头。 我看见精液从她口的两边流下,令我更加兴奋, 强要她吞下去她很辛苦的吞下一部份,其他的趁我不留意吐在洗手盆中。 我们又要再洗一次澡,然后再双拥着回到床上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吃午饭。 从这一天开始,她不再拒绝我,每天晚上我们都是做完了爱才相拥在一起睡觉。 那时我的父母已搬到扩充了的店里,家中只有我们两人, 她照顾得我无微不至每天弄早餐,给我洗衣服、煮晚饭, 就像我的妻子一样。 我也不像以前那样经常向街外跑,我的父母也很放心她照顾我, 晚饭也不用规定一定要回店里吃。 这样过了一年多,我的身裁开始长高,有五尺八寸, 阴茎也长大到六寸多。 我从一个移民的同学家中接收了大量的黄色小说和杂志, 很多是图文并茂的。 我们经常照着图片和文字照着做,有些是很有感觉, 很有新鲜感但有些一点也不实用,做起来辛苦更没有感觉, 我想那些都是作者想当然或是做个样来拍照这个不用深究, 但确实令我们增加了很多乐趣。 娟表姐搬回来住了一年多后,越发长得漂亮, 乳房涨满了腰仍然很小,屁股充满弹性,面孔丰满了一点, 活脱脱是一个大美人。 又开始有大堆的青年人追求,每天都有人打电话约她出外。 但娟表姐说她学乖了,经过上次的婚姻,她怕了那些年轻英俊的男人, 她要找一个老实有事业基础的作终生的依靠。 每天放工后多是留在家中,用心照顾我,和我做爱。 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真的是什么性交姿势都试过了。 有天当我正进行后进式时,看见她白玉似的屁股, 有一股冲动想干她的屁眼。 用手板开她的屁股一看,只见屁眼长得很紧密, 浅红色有菊花纹在周围,我沾了一些她的淫水, 顺势将阴茎插入可惜她的屁眼长得真紧,只能进入一寸多。 她不停的叫痛,我的阴茎也给她的屁眼夹得发痛, 看见她痛得满面泪痕心中不忍,只好作罢。 之后我又试了两三次,因不懂用润滑剂,她又很怕痛, 一紧张就不能放松虽然她很合作,始终不能成功, 只好不了了之。 但徐了这个之外,其他的我们都很配合,更很有默契, 我想到什么她也很快能迎合。 她也渐渐很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上文说到我和娟表姐在一起这一年多来,过得真是像神仙一般的生活。 徐了开始这几个月,我们天天都做一两次,后来娟表姐担心我的健康和功课, 告诉我如果想长久和她一起要硬性规定每星期只可做三次, 我也答应她但有时候兴奋起来,压着她用强摸她一会, 她就会全身发软淫水长流,只好由得我为所欲为。 我也有点小聪明,书读得很好,我的父母更经常多谢她照顾我, 改变了我以前那些经常跑街和散漫的态度。 但好景不常,娟表姐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是在赌场附近一间高级餐厅,收入很好,单是小费, 已经比以前那份咖啡的工资高。 但是廿四小时营业,要轮班工作。 她因为是新人,所以经常要上夜班和加班,工作也不定时, 很多时候她下班时我已差不多是上学时间我放学她又要赶着上班。 虽然她仍然尽量抽时间陪我一起,一有机会就和我做爱, 但以前那种生活每天晚上就算不做爱,也抱在一起接吻爱抚、一同洗澡。 现在每星期最多是一两晚,我的情绪变得很低落、多疑, 心中很不好受。 她也看出我的心情,更加细心的对我,做爱时更卖力奉迎, 更对我解释这只是一时的现象等她做得久些, 就可轮到较正常的班期以后多了新人,也不会不好意思不加班, 但我始终未能释然。 再过了个多月,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好姊妹︰介绍她到那餐厅工作的领班红姊和另一个和她一起过去的映雪。 因为住得远,夜班上下班不便,问准我母亲后每天放工后到我家休息, 只有休息那天才回家。 这对我们的亲热形成更大的障碍,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 我只能痛痛快快的亲热了两次其他的时间只能偷个空档快快的亲热一下, 有时只是吻一下摸一下就算了。 因为她们有时不同班期,很多时也有人在家。 最初我对她们有很大的敌意,对她们不啾不睬的。 但相处下来,她们对我很好,也很勤快,什么家务也抢着做, 也代我煮饭洗衣将家中弄得一尘不泄,渐渐混熟了, 也就和她们言笑不禁相处得很愉快。 但我和娟表姐的事,始终未能解决。 红姊大约三十二、三岁,身裁不高,大约是五尺一寸吧, 一点也不肥胖但体型属于珠圆玉润那一种,全身圆圆的不见骨, 皮肤白里透红。 身裁很夸张,乳房有34D。 屁股很大,配着一条细腰,放工后脱下制服喜欢穿半透明恤衫和低腰裤。 经常不扣两三粒纽,从半透明的恤衫里看见半透明的厘士乳罩, 红红的乳头若隐若现在旁边可看见大半个乳房。 她弯下身时可以看到十分之八的乳房,和从后面看到小小的透明三角裤。 面孔也很漂亮,圆圆的面有一对大眼睛,留着一头新潮的短发, 走起路来胸前一跳一跳但不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映雪很年轻,只有十七、八岁,一头长发,面孔很漂亮, 真是面容如画很有书卷气,皮肤很白,但没有什么血色。 一年到晚都是穿着宽宽松松的T恤牛仔裤,身裁好坏一点也看不出来。 和她们交往多了,对她们的事情也知道多一点。 红姊已婚,有一个六十岁的丈夫和一个九岁的儿子。 丈夫有一间建筑材料店,生意做得很好,孩子交给母亲带, 听说当日她是为了弟妹的学业拿了一大笔礼金, 送了弟妹到美国读书。 现在丈夫年纪已大,也不大碰她,她闷得不得了, 就跑到外面重操故业她丈夫是晚年得子,只要她经常回家, 也由她自主。 她也很自律,多年来也没有桃色新闻闹出来。 她人很精明,很热心助人,在姊妹中是大家姊。 但是人很豪放,又喜欢喝两杯,经常口没遮拦, 什么也敢说对黄色话题更有所好,亦有点暴露狂, 喜欢穿得很性感也不怕别人看。 在我家休息时经常都是只穿半透明的内衣,在我面前一点也不避我的目光。 映雪生长在一个儿女多的家庭,家境很差,居住环境狭窄, 弟妹又多所以红姊才想到陪她来我家休息。 她以前有一个男朋友,来往了一年多,上个月才分手。 那男朋友品格不大好,一天到晚只想和她做爱, 给他骗了到公寓一次后她不肯再去立刻就和她分手。 每次见到她都好像很多愁善感的不大说话。 她们相处得很愉快,很多时间日班下班后,不在餐厅吃包饭, 到外面买些外卖回来和我一起吃红姊喜欢喝一点啤酒, 又迫她们陪她喝我也跟着喝一点。 喝了几杯后,说话也开放得多了,红姊开始讲那些也不知是真是假的黄色笑话, 很多都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引得我和娟表姐哈哈大笑, 映雪也泯着嘴低头轻笑。 有时还拿我和映雪开玩笑,要介绍我给映雪, 看我的身裁保证比她那个分手的男朋丈更长更粗, 羞得映雪要低着头说要立刻回家。 有时又说要吃我的童子鸡来补身。 越讲越兴奋时更讲她未婚时和男友的性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们看见映雪这一阵不开心, 想开解她一下令她开心一点。 有一天是星期天,映雪休息回了家,娟表姐和红姊昨天晚上是夜班, 半夜才回来今天上中班,要下午才上班。 我一早起来回学校打篮球,娟表姐想起床给我弄早餐, 我因为整个星期找不到机会和娟表姐做爱早上刚起来也胀得利害, 一见她出来立刻抱着她伸手入她衣服内搓揉她的乳房, 她也很敏感可能是我已有一个星期没有碰她。 不一会她的乳头已发硬,伸手向下一探,她的下体已是春雨如油, 整条内裤已湿了一大半。 我继续吻着她,她全身发软的将头埋在我胸前, 又不敢大声说话只是用手指指房中。 我那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用力半推半抱的向着屋后的洗手间走去, 她也半推半就的也不敢发出声音怕红姊听到。 一进入洗手间,我已急不及待脱下短裤,连她的衣服亦不脱就将小弟弟放入她口中。 那天我特别兴奋,她用舌头舔了我的龟头和肉沟一会, 我已开始很粗暴的在她口中抽送。 看见她跪在地上,满面通红,我用手抱着她的头, 看着她极力忍着不发出声音的神态更激发起我的兽性。 拼命的用力抽送了一会,将她伏在浴缸边,也不脱她的睡袍, 将内裤褪到腿弯处两手伸入睡袍内用力握着她的乳房, 她不敢大声叫痛只是用很小的声音说︰「不……痛……不要这样……痛……痛……」我那天不知道发了什么疯, 可能是恼她一个星期也没有机会做爱也可能是那天有别人在家, 偷偷摸摸的又看见她极力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令我特别兴奋。 我发狂似的用尽全身之力,由后面向她的阴道抽插。 她用力地抓着浴缸边,两只手的手指全部发白, 牙咬着下唇只用很低的声音叫着︰「唔……唔……嗯……嗯………痛……不要……痛……」我很快就有想射精的感觉, 连忙一手抓着她的头发一手拿着她的下颚,将小弟弟放入她口中, 一泄而注将储了一个星期的精液全部射入她口中。 我强迫她将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她很辛苦的吞下去了, 我又要她将我的小弟弟舔干净她也默默的照做。 完事后我仔细看清楚才大吃一惊,只见她满面泪痕, 下唇咬出一条血痕乳房和屁股上布满了红红的指印。 我连忙向她道歉,并保证以后不会这样疯狂, 哄了她很久她才破涕为笑。 并告诉我她也知道我内心不痛快,这次她不会怪我, 但她不希望有下一次因为这一次真的令她很痛苦。 我们一起洗澡后我才回到学校打球。 下午三时多,我拖着疲倦的身躯,带着一身汗臭, 回到家中后立刻到浴室冲了一个泠水浴因家中没人, 我照往常一样被着一条毛巾光脱脱的准备到厅中拿瓶汽水。 不想一走到厅中,看见红姊只穿内衣坐在梳化上看电视, 她斜着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时我不知怎样才好, 想走又不是。 她拍拍梳化叫我坐在她身旁,说有话问我,叫我不用怕, 要看今天早上她已看了一场好戏。 我吓得不知怎样回答,她笑笑说︰「看不出你这小鬼头, 人小鬼大连我们的冰山皇后也给你弄上了,平时见她不苟言笑的, 见到男性客人和工友一副三贞九烈的样子,想不到反便宜了你。 」我嚅嚅的也不知怎样回答,只有求她不要说出去, 她只是笑不回答我看见她的这个态度,留下来又不知再说什么好, 唯有告诉她我很累想回房间睡觉。 她见作弄得我够了,告诉我她不会说出去,如我觉得累, 她能给我按摩保证一会就不累,我推辞了几次她都不肯, 只有由她。 她首先叫我伏在床上,毛巾盖着屁股,她跪在我旁边由脚开始, 一路按到嵴部跟着是肩膊和颈我觉得很舒服, 不知不觉睡着了。 昏昏沉沉的觉得她在按我的大腿内侧,手嵴不断的碰我的阴囊, 我立刻变得一柱擎天但给身体压着,很不舒服。 跟着听见她说︰「好了,转过身来。 」我侧着身用毛巾盖着下体转为向天躺着,她不知何时已将乳罩脱了, 我这时紧张心情已过去开始欣赏她的身裁。 她的乳房面积很大,像两个大海碗盖在胸前, 乳头紫红色有一粒红枣大小她按摩时白里透红的乳房加上紫红色的乳头, 在我面前一跳一跳的不停晃动看得我目红耳赤。 这时她吻了我一下,再吻我时便将舌头伸入我口中, 慢慢的搅动。 我一伸手就开始玩弄她的乳房,乳头很快就开始发硬。 她放开我的嘴,用嘴和舌头吻我胸口,一路吻下去, 将小弟弟放入口中用舌头舔和吞吞吐吐,弄得我很兴奋。 这时我看见她内裤已湿透,就叫她继续用口, 但背对着我抬高屁股。 我将内裤拉下,开始玩弄她的阴部。 她的大阴唇很厚,小阴唇很大,从微微张开的大阴唇突出来, 阴核像一粒大黄豆的露了在外。 小阴唇和阴核已是紫红色配合着阴道的鲜红, 令我爱不释手不停的扣挖,她的淫水流得两条大腿都湿了, 口中哼哼哈哈的吭不停。 我几次想起来开始做爱,都给她按住说等一会, 跟着她吐出我的小弟弟用舌尖舔我的乳头,这令我全身发软, 轻飘飘的欲仙欲死。 她一坐上来,将我的小弟弟一套,已全根尽没到她阴道里。 她两手按着我胸前,让我的阴茎全根套在她阴道里, 也不抽送只是用下体压着我身体前后摆动,我的龟头在她阴道里刮着她里面的摺纹, 有一种很酸麻的感觉。 她口中好像唱女高音一样叫着︰「啊……啊……操死我了……不成了……啊……顶到肚里去……啊……我要死了……啊……」动了几分钟她就两眼反白, 满面通红达到高潮。 她伏在我胸前休息了一会又开始动,如此几次后, 我小弟弟一阵酸麻忍不住将精液全部送入她子宫里。 射精后我全身软绵绵,她也疲不能兴,两人抱着就此睡着了。 朦朦胧胧间觉得有人在吻我,我今天经过两场大战, 又打了半天篮球累得眼也不想睁开,小弟弟也是软绵绵的不想动。 她见我醒了也不想动,就用舌尖舔我的乳头, 含着我的小弟弟用舌头打转。 但我真是太累了,没有什么反应。 最后她将我推到侧身而睡,用舌尖舔我的屁眼, 好像小蛇一样向里面钻我好像触电一样,小弟弟立刻变成怒目金刚。 她立刻用口上下套弄,可能是已射了两次精, 这次她套弄了差不多半小时才射了入她口里去。 她立刻全部吞下并舔干净我的小弟弟,但她已经累得只会伏在我的肚皮上喘气。 两人都不想动,就待在床上休息了大半个小时, 起来一起洗澡后一看表已是晚上九时多肚中已咕咕作响, 立刻一起到外面去吃晚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