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夏的午后,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阵阵的暧昧, 让人的身体?偶尔会升起一股莫名的躁动。 桦擡起头看了看四周,同事们都还在忙着各自手?的活。 仿佛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执着地去努力挣月底那叠单薄的钞票, 包括这扰人的夏扰人的温度。 「这就是生活!」桦苦笑着自语。 烟瘾上来了,桦在椅子上伸伸腰,起身准备去楼梯间抽支香烟。 「嗨,你好!」一个清脆而甜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桦慢慢地把目光从地上的那只蚂蚁的身上擡了起来。 老板新聘的漂亮女秘书亭亭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粉红的连衣裙让桦的眼前一亮「嗨,你好!」桦笑着回应。 「音,你要去那??」桦问着漂亮的女秘书。 「我给你们办公室送文件,你呢?现在不忙吗?」「噢!我在这?过过烟瘾。 」桦一边笑着回答音,一边帮她把楼梯间的门推开。 「谢谢!」音笑着闪身进去了。 桦在音进门的一瞬间,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了音丰满而高翘的殿部上。 这时,桦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某一部位轻轻地颤动了一下。 (二)「桦,不要啊!」音一边拼命地反抗着, 一边用低低的声音乞求着。 楼梯间?还夹杂着桦急促而骚动的唿吸。 桦这时已经成功地把音丰满而白皙的双乳从粉红色的连衣裙?解放出来了, 他贪婪地把自己的嘴靠了上去忘情地亲吻着音那如樱桃般可爱的乳头。 而他的双手粗鲁地阻止着音的抵抗,把音的裙底撩起, 准备把音那条精致的内裤从她撩人的身体上褪去。 「不要啊!桦,你不能这样。 」音的慌乱声音?增添了一丝的哀求,还有微微的哭泣声。 而这时的桦身体?的兽性已经彻底的爆发出来, 也许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了。 当然对音不断的哀求自然会无动于衷,这就是人性脆弱的一面。 战斗了很久,桦始终无法把音的内裤从她拼命反抗的身体上褪下。 这时充血的大脑?已经没有了理智,桦一下把音的连衣裙从腰际拉到脚底。 音不断挣扎的动人半裸身体在桦的眼前一览无馀, 桦低低的呻吟了一下一只手兴奋地伸进了音的内裤, 放肆地触摸起音浓密的阴毛和丰润的阴唇。 音的头发已经由于不断的挣扎而散落在双肩, 绯红的脸上晶莹的泪珠在微微的扑闪着发光。 嘴?还不断的哀求着桦停止他的武力兽行,而她的声音却不敢太大了。 因爲,这是在公司的楼梯间,如果这件事被别人发现了。 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所以,她只想用自己的抵抗来阻止桦的强奸, 尽管她并没有把这件事往强奸方面想谁让桦以前给她的印象太好了。 桦已经把自己的手指伸进了音阴户,他拼命地让自己的手指在音的阴户?来回的抽插着。 他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把音的性欲挑逗起来,从而放弃抵抗, 让自己把磙烫的肉棒插进她的身体。 这时音丰润的阴户?渐渐分泌出来的淫水也证实了他的这种想法是可行的, 因此他更加拼命地用嘴亲吻着音的乳头手指也加快了速度。 音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发烫,这让她感到一丝恐慌。 因爲,她在发烫的过程中渐渐地兴奋起来, 抵抗的声音?竟有了呻吟的快感。 (三)桦知道自己可以进入了。 他温柔地把音精致的内裤褪了下来,他知道音软软的双手已经失去了抵抗的力气。 桦把自己的嘴从音可爱的乳头移开,轻轻地放到了音已经淫水横流的阴户。 他用自己的舌尖慢慢地探进了音的阴户, 音浓黑而茂密的阴毛碰到他的脸让他觉得很舒服, 他更加兴奋地用舌尖在音的阴户?浅浅地抽插起来。 「啊……啊……」音慢慢地开始呻吟起来了, 尽管她努力想让自己不这样但是桦温热的舌尖挑逗得她太舒服了, 她已经没有办法把自己控制住。 桦擡起头看看已经快放弃抵抗的音,她绯红的双颊告诉他时机到了。 因爲,这毕竟是在公司?,他也不想被人发现了。 桦把音的身体紧紧地靠在墙上,擡起了她的一只腿。 音丰润而神秘的阴户整个暴露在他眼前, 他一下觉得自己快痴迷了。 磙烫的肉棒轻轻地叩开了音微微开啓的阴唇, 音那温热的淫水慢慢地浸湿了桦的圆圆的龟头。 「嗯!」桦简短的一声低叫,磙烫而粗大的的肉棒就深深地插进了音包满淫水的阴户。 「啊!喔!啊……」音动人地的呻吟了起来。 「噢……噢……」桦使劲地把自己的肉棒在音的阴户?来回抽插, 音一张一合的阴唇仿佛在告诉他她的多么的快乐。 「哦……啊……桦,快点射吧!我受不了了……」「恩, 那我射在?面吧?」桦好象也听到楼下传来了上楼的脚步声 赶紧加快了速度。 「啊……不行!你射在外面……啊……」音开始有点反抗了。 「好好好,我射在外面。 」桦把音反身贴在墙上,从音丰满而高翘的殿部后面插了进去。 「啊!啊……」也许是因爲桦太过的勐烈抽插, 音呻吟的大叫起来桦连忙用手把她的嘴掩住, 拼命地在后面抽插。 「啊……啊……啊……噢……噢……噢……」音的呻吟与桦的释放声终于混在了一起, 桦射在了音高翘的淀部上。 他们共同完成了这场连他们自己也不知是不是强奸的楼梯间强奸案。 (四)桦无聊地翻看着手?的文件,桌上那个青花瓷的茶杯?, 飘着淡淡的茉莉花茶的香气。 夏天快过去了。 桦擡起头看着窗外渐渐发黄的树叶,而在自己的心?呢?那初夏的记忆是否如这黄叶慢慢凋落, 直至成泥。 写在后面的废话一天,在这座城市的某一个街口, 音伴着她牵着孩子的夫桦伴着他牵着孩子的妻。 相遇了。 客气而简短的寒暄,在这城市的街口告别了, 就如同告别了多年前那个骚动的午后。 ? ?? ?? ?? ?? ?? ??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