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 。 。 。 。 。 呜。 。 。 。 。 。 呜。 。 。 。 。 。 呜。 。 。 。 。 。 " 一阵阵凄厉的警号传来,由一辆警车开路, 后面跟着一部急救车在侣马路上风驰电驶。 路人纷纷侧目,猜想又有什么重大事故发生了。 医院里,院长带着各个科的主任严阵以待。 "心电图准备好没有?" "已经把备用的一台调好了。 " "B超呢?" "随时候命。 " "MTR呢?" "还有一位病人在里面, 后面排队的已经通知他们明天再来了。 " "让MTR快点结束!是了,快派人去把放假的黄教授接回来。 " 慌乱间,救护车驶进医院,一群医生护士在院长带领下一哄而上, 手忙脚乱地把病人接了进去。 两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院长拿着厚厚的一叠检验单, 来到了医院顶层的高干病房。 "梁市长,经过我们的细心检查和专家组的讨论研究, 我们认为你的身体健康非常良好你感到头晕胸闷可能是你工作贩繁忙, 休息不足所引致的。 " "休息不足啊" 躺在病床上的50多岁中年男子若有所思, 是啊 最近的确太忙了: 上个星期陪市委书记到香港开招商会, 一连玩了四五天;刚回来又陪下来检查工作的领导到处吃 喝游览;昨晚好不容易抽了个空 熘到情人关小姐那里幽会肯定是昨晚玩了一夜, 睡得不好了都怪那个小淫妇,要完又要。 。 。 。 。 。 "市长,市长!" 旁边的程秘书看见市长神情古怪, 急忙提醒他。 "啊,对,对!肯定是我最近工作太忙了, 你知道啦现在失业问题多严峻,我真是睡觉的时候都想着怎样解决啊!" "是, 是市长为了广大市民真是劳心劳力啊。 " "对了,沈院长,专家们还有什么意见吗?" 这样的, 我们研究过认为虽然市长的身体没有问题,但是为了市长的健康着想, 建议为市长注射一个疗程的进口氨基酸提高免疫力, 市长认为怎样?这种氨基酸属于补药完全没有副作用的!" "好吧, 你帮我去安排一下。 " 等到沈院长退出去后, 梁市长对旁边的秘书吩咐: "小程, 今晚鸿发技舷集团的晚宴你去推掉算了嗯,明天华侨中学的剪彩我也不去了, 我想好好休息两天。 " 伦依萍端着药水针筒往高干病房走去, 院长把药单一开给市长打针的任务自然义不容辞地落在被称为"医院第一针"的她身上。 刚值完夜班的她拖着疲累的身体一边走, 心里一边发着牢骚: 做就由下面的人做, 领功的时候领导就抢先真是不公平啊。 市长无聊地躺在床上,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 "换门一推开,市长的眼光立即被吸引住了,因为走进来的是一个漂亮的护士。 高挑的身材,修长的双腿套着纯白的丝袜, 清秀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一头长发卷起来藏在护士帽底下, 高耸的乳房随着她的走动在一抖抖一抖的丰满的肉体、成熟的风韵表露无遗。 "市长,你好,我是伦依萍护士,负责给你打针的。 " 依萍笑着对市长说。 "啊啊,是是,伦护士,麻烦你了。 " 看见市长失魂落魄的模样,依萍觉得好笑, 不过也对自己的样貌身材多了一份信心。 她自从20岁生了女儿小雯后,生活一直平平淡淡, 限于经济条件平时用的护肤品跟周围的同事一样的普普通通, 但是她就是老不下去加上她喜欢运动生过孩子 的身材一点都没走样, 37岁的人看起来却只有二十七、八左右把一班同事羡慕得要死。 有些来实习的年青医生,搞不清情况,试图追求她, 一旦知道她的身份和 年龄莫不惊讶万分,尴尬无比, 经常给同事引作笑谈。 当依萍弯下腰给市长打针的时候,市长眼光直直盯着依萍那包在衣服下面仍轮廓分明的浑圆屁股, 现象着自己在那双股间耸动的景象不由得口水直流。 突然间市长只觉得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口, 低头一看原来针已经打好了。 依萍这种"无痛打针"的技术原本就是医院里一绝, 加上市长魂游天外效果自然更好。 "不错啊,真是一流的技术!" 听着市长的赞叹, 依萍感到很开心虽然这样的话以前很多病人都说过, 但是由市长这样的大人物亲口说出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依萍很快就把药瓶挂上,调好了滴速。 "市长,由于你是第一次打这种药,因此我把速度调低一点, 估计2个小时就会滴完的了。 " "这么久啊。 这样吧,你留下来陪我聊聊天好吗?" 既然是市长要求到, 而且院长给她安排的工作就是专职负责市长依萍拉过一把椅子, 东一句西一句的跟市长聊起来。 依萍慢慢就被市长风趣的言谈、广博的见闻、亲切的态度给吸引住, 时间很快就过去。 针水滴完了,市长也把依萍的底细摸得差不多了。 他临走前对依萍说: "你的技术这么硬, 态度又好怎么到现在还是个护士。 这怎么行,我要向沈院长提提意见。 " 依萍一听,心砰砰地跳起来。 因为她没有后台,所以进了医院二十年了, 还是一个普通护士。 她也知道光靠技术不行,但是她却不是那种擅长拉关系、跑后门的人。 那次医院分房子,她硬着头皮 带着礼物到了院长家, 坐了半天话都说不到点子上最后扔下东西落荒而逃, 幸好最后还是分到了但她也发誓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难得现在市长主动提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但是市长会仅仅因为自己技术高超就推荐自己吗? 还是有什么目的啊? 刚才市长那眼神? 但机会错过就可惜了。 那间,无数念头在依萍脑里转过。 "那。 。 。 。 。 。 那。 。 。 。 。 。 那太麻烦市长你了。 " 市长看到依萍心大心细的模样, 心里就暗笑了起来: 这种女人好对付。 第二天,市长来打针的时候,依萍更加殷勤地服侍他, 可是话总是到了口边就不好意思地吞了回去。 市长抱着吊一吊依萍胃口的心态,也装作忘记了这么一回事。 第三天了,也是最后的一天,依萍知道这样的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来的了, 于是鼓起勇气说: "市长你前天说会向院长。 。 。 。 。 。 " "啊,是啊,我向沈院长提过了,他说会开会研究研究的了。 " "是吗。 " 依萍感到失望,她知道研究研究是什么意思, 要么是沈院长在推搪市长要么就是市长在推搪她了。 唉,算了,陞官发财的事也落不到自己这种人身上, 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吧。 市长色咪咪地在打量着依萍凹凸有致的身材, 心里在盘算着自己的计画。 由于两人各怀心事,针水在气氛沈闷的情况下一点一点滴完了。 当伦依萍弯腰帮市长拔出针头,贴好止血胶布时, 市长从她的领口贪婪地望进去只见到一大片雪白的胸膛, 由于弯腰的关系两个乳房鼓鼓地下垂着,薄薄的乳罩根本遮挡不住。 透过那深深的乳沟,还能望到纤细的腰肢,甚至是下体的小内裤。 市长一下子觉得自己的阴茎勃起来了,胀得好痛, 不理了 干了再说! 市长对依萍说: "小伦, 真是多谢你了。 " 依萍没感觉到市长的异样, 开了个玩笑: "那市长你准备怎样谢我?" "就是这样!" 市长突然间把手从依萍的领口伸进去, 一把捉住她的乳房;另外一只手往她浑圆的屁股上一压 依萍整个人就倒在市长的身上了。 依萍一开始被吓了一大跳,激烈地挣扎着。 市长紧紧抱住她, 热乎乎的嘴凑到她耳边说: "小伦, 沈院长已经答应我升你做护士长了。 " 依萍心里勐地一跳,护士长!这是她盼了二十多年的啊!她的挣扎不知不觉间软弱下来。 市长一口咬住她的耳垂,来回舔着,一阵阵奇异的感觉侵袭着依萍, 她扭动着身体试图摆脱市长的骚扰,但又不敢太大动作, 怕惹怒了市长。 "市长,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 。 。 。 。 " 市长看到依萍的挣扎更多的是羞愧,而不是坚拒, 于是充耳不闻继续上下其手。 胸膛上的手把乳罩往上一推,一对漂亮的乳房就蹦地跳了出来。 市长的手紧紧握住一只乳房,慢慢地磨挲着, 尽情地感受着那饱满的山峰拇指跟食指捏起她的乳尖。 "啊!" 依萍那间彷佛被电击了一下, 酥酥的感觉从乳头流向全身她整个人一下子软瘫下来。 如果说刚才市长的话摧毁了她的心防,那么现在连她的肉体也开始背叛她了。 市长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撩起她的裙, 轻轻地抚摸着依萍穿着丝袜的大腿。 丝袜的柔顺让市长的手滑来滑去,飘浮不定。 市长温暖的手隔着丝袜带给依萍一种全新的感觉, 她实在说不清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只知道她并不抗拒, 甚至可以说很享受这种触摸。 市长沿着大腿一直往上摸,最后停在丝袜和内裤之间那片裸露的柔嫩肌肤上, 也许是爱做运动的关系吧依萍大腿肌肉还是很结实, 比少女时期并不差多少市长在 均匀的大腿上爱不释手地揉搓着, 享受着那不知是汗水还是淫水的滑腻触觉。 最后轻轻地伸进她的内裤,从双股之间探了过去。 依萍原本给市长弄得迷迷煳煳的,但还是感觉到了市长的意图, 她两条大腿紧紧夹住市长的手。 "市长,不要再来了。 。 。 。 。 。 " 市长并没有理会她,伸出食指按在她的阴唇上, 来回慢慢地摩擦着。 "啊。 。 。 。 。 。 啊。 。 。 。 。 。 啊。 。 。 。 。 。 " 依萍浑身颤抖着,紧蹦着的身体又一次软下来, 屈服在市长的爱抚下。 虽然依萍还在喘着气唿求着: "市长不要啊。 。 。 。 。 。 不要" 但是她的身体已经非常敏感地在起作用了。 乳头已经坚挺地硬起来,阴户的水也一阵一阵流出。 市长知道依萍已经动情了,把她翻过来放到床上, 自己则骑在她身上解下她的腰带把衣服往两边一扯, 一具洁白细腻的躯体就裸露出来。 乳罩被推到乳房上方,两座山峰高高耸立着, 顶上的乳尖已经充血得像宝石一样硬;下身的内裤湿了一大片 隐隐透出里面的黑色。 市长看得口干舌燥,想起看过的日本黄片里面的护士制服, 虽然现在并没有片子那么诱惑性感但这可是真正的护士呵, 而不是做戏的演员啊! 第一次玩这种制服游戏 令到市长兴奋无比市长低下头,隔着丝袜轻轻地舔着依萍的大腿, 娇嫩的皮肤透过丝袜的网孔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市长如痴如醉地卖力舔着。 那种又痒又怪又舒服的感觉,让依萍激动不已, 在颤抖间流出了更多的动情的爱液。 市长看看时机到了,先脱光自己的衣服, 然后把依萍的内裤脱下。 现在的依萍,整个人躺在摊开的护士服上, 乳罩半挂在乳房上两条大腿套着薄薄的丝袜, 脚上还穿着白色的皮凉鞋黑色的阴毛早已经被爱液打湿, 露出了湿滑的阴唇那种淫菲的感觉比全裸更诱人。 市长伸出手,一下捏住了依萍的小蒂,"啊。 。 。 。 。 。 " 冷不防的袭击,让依萍瞬间崩溃掉,她双手死死捉住床单, 浑身颤抖着就泄出来了。 "啊。 。 。 。 。 。 不。 。 。 。 。 。 " 被不是丈夫的男人弄出高潮,让依萍羞愧不已。 但是市长却趁着她阴道还在抽搐着的时候, 把自己的阴茎送进了依萍的体内。 哇,好爽! 温、润、滑的感觉一下子包围住市长的阴茎, 加上依萍阴道的肌肉还在一张一缩地刺激着阴茎 市长舒服得全身的毛孔彷佛都张开了。 市长把阴茎深深地埋在依萍体内,静静地享受着这种美妙的感受。 等到依萍慢慢安静下来,市长才托起她的两条腿, 开始下一波的抽送。 正在喘息的依萍,在新的强烈的刺激下, 兴奋地扭动着身体身不由己地又迈上了通往另一个高潮的道路。 "嗯。 。 。 。 。 。 啊。 。 。 。 。 。 嗯。 。 。 。 。 。 嗯。 。 。 。 。 。 " 依萍虽然知道高干病房的隔音装置很好, 但是她还是怕自己的呻吟声太大让别人听到点什么就不得了了。 她把头歪在一边,死死地咬住了枕巾,可是下体的摩擦快感一波又一波涌来, 销魂的呻吟在不知不觉间从她的牙缝钻了出来。 她头上的护士帽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来, 一把束起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衬托着她那绯红的脸, 分外动人。 市长把依萍两条还套着丝袜的大腿抱在臂弯里, 张得大大的让自己的阴茎尽情抽送到底,不断碰撞着依萍的花心。 阵阵肉佑抖欲波浪,市长兴奋地把身体往依萍身上一扒, 一口含住她的乳房时而用牙齿轻轻嘶咬住她的乳珠, 时而用舌头从乳房根部慢慢舔上尖峰。 依萍深深陶醉在市长的技巧里面,性慾被推到了高峰。 她的双手不知不觉已经抱住了市长的腰, 白嫩修长的双腿尽量往外打开脚上的皮凉鞋早已松动, 挂在脚尖上随双腿的放荡而摇晃着屁股更是一次又一次的向上耸动, 迎合着市长的的阴茎让市长能够更深入自己的身体, 让性交的快感提高到极点。 虽然病房开着空调,但是两人都满身大汗, 下体的撞击声"啪啪"的响个不绝。 "我。 。 。 。 。 。 啊。 。 。 。 。 。 啊。 。 。 。 。 。 啊。 。 。 。 。 。 " 依萍屁股往上使劲一挺,然后就僵硬在那里, 悬在半空的脚尖用力弯曲把已经挂在脚尖的皮凉鞋都弄丢下来, 热流从她体内一拥而出。 市长连忙把阴茎一送到底,尽情享受着热流冲击的无限快感。 "唿。 。 。 。 。 。 唿。 。 。 。 。 。 唿。 。 。 。 。 。 " 市长大口大口喘着气,在依萍狂乱的阴道抽搐下, 他也快到极点了。 当依萍的爱液泄尽,屁股支持不住往下掉的时候, 市长一把托住下边急抽几下,深深地顶在依萍的尽头, 开始了激烈的喷射。 依萍刚经历过高潮,正处于软弱无力的时候, 给市长炽热的火焰一烫又不由自主兴奋起来, 拼命摇动着纤腰迎合着市长的射精。 当市长的火热的精液射进子宫的时候,她一下子又攀上另外一个高潮, "啊。 。 。 。 。 。 啊。 。 。 。 。 。 啊。 。 。 。 。 。 " 市长和依萍都在嘶喊着,发出销魂的呻吟, 在着短短的十几秒间两人灵魂出窍,尽情享受着肉体的极乐。 太阳火辣辣的照着,没有一丝的风,大地彷佛变成了一个大蒸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