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儿,你听我说。” 郭靖语重心长道: “说难听点, 我其实是一个太监 没有做男人的资格更没资格拥有妻室, 所以让蓉儿跟着我只能守活寡。 其实……有时候我都会听到她的哭声,上次还看到她站在你门口, 似乎很向往夫妻生活……”听着郭靖唠叨 杨追悔脸上依旧维持着很为难的表情心里却高兴得想抱住郭靖。 杨追悔完全想不到,郭靖竟然愿意将如此诱人的黄蓉拱手让人。 不过说实话,既然他没了小鸡鸡,无法满足黄蓉, 那么让黄蓉“性”福的这个重任自然落到杨追悔的身上了。 一想到可以和黄蓉云雨,甚至和郭芙一起3P, 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肉棒更是不由自主地勃起。 “过儿,你明白我的用意了吧?”郭靖问道。 “岳父,你真是用心良苦。” 杨追悔正气藻然道。 “呵呵,没办法,因为我和蓉儿已无夫妻之实。” 顿了顿, 郭靖问道: “你有打算一直住在将军府吗?”“不, 我打算过一阵子搬到外面去住。” “也好,住得远一点吧!只要你们能偶尔回来看我便好。” 郭靖叹息道: “其实这次让蓉儿和你南下的目的很简单, 是希望你和她能多点时间独处为这次的事打好基础。” “过儿明白了。” “过儿,答应岳父,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蓉儿还有我的两个女儿。” “一定!岳父请放心!”杨追悔激动得抱住郭靖, 简直想在他脸上亲上几下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愿意将老婆奉献给其他男人的人。 不过,反正他留着也是浪费啊!松开手, 杨追悔显得很为难 道: “那……岳母会同意吗?”贼吧Zei8。 COM电子书下载“这个……”郭靖从袖里拿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药瓶, 道: “晚上我会给她喝下这个。 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迷药?”杨追悔脱口而出。 “不是。” “难道是……”杨追悔露出有点狼琐的笑容问道: “春药?”“是的。 真没想到我竟然要将春药用在蓉儿身上, 不过蓉儿性子烈 不用这个很难说服她所以我打算捉奸在床, 然后将她休了 之后便是你的事了。” “行!”杨追悔重重点头。 “晚上你在房中等我消息,别太早睡着了。” “是的。” “你先回去吧。” “好。” 杨追悔离开后,郭靖独自坐在昏暗的房里, 一脸沮丧可为了黄蓉的幸福他也只能出此下策。 如今的他失去了命根子,无法和黄蓉行夫妻之事, 与其让黄蓉守活寡还不如设法让她得到本该属于她的快乐。 而且,郭靖也认为只有杨追悔是最佳人选, 毕竟他还年轻 干劲十足黄蓉能被他满足。 此时,优树正坐在院子的凉亭上替白狐抓虱子, 白狐也很听话就算毛被抓下一大把它也只是轻轻叫出声。 不久,一个穿着淡绿薄裳的少女从墙上跳下, 慢慢走向优树此人正是杀死南海神尼后失踪的公孙绿萼!表情呆滞的公孙绿萼打量着优树 忽然像一阵风般闪到优树面前一手打掉白狐 随后点了优树的哑穴将她扛在肩上往回走。 白狐全身毛竖起,叫了一声便冲过去。 公孙绿萼连头都不回,继续往墙的方向走去。 一阵白光闪过,全身赤裸的罂粟一脚踢向公孙绿萼, 叫道: “放下她!”公孙绿萼剑柄顶地 用力滑向后方炸起一道烟尘。 当烟尘消失时,公孙绿萼已背着优树站在墙上, 看了罂粟一眼甩出了一封信后跳到墙外。 接住信的罂粟急忙打开, 信上写着: 杨过, 明日已时到西边迷林一趟晚了我便杀了她。 “真该死!我竟然保护不了她!”罂粟气得浑身颤抖, 再次化为白狐叼着信跑向杨追悔房间。 白狐用头撞开门,跑到杨追悔面前,将信放到他面前。 杨追悔拿过信一看,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随即跑出房间。 信中没有指明“她”是指谁,但杨追悔隐隐猜到是优树, 因为这封信是白狐送来的可他又不愿意相信。 在这么多女人中,杨追悔觉得优树最傻、最天真、最需要关怀, 所以杨追悔最不愿意优树出事。 跑进优树房间,杨追悔只看到纱耶, 忙问道: “优树人呢?”“刚刚好像在院子里跟那只小东西玩, 怎么了?”“没事。” 杨追悔出了房间,跑到院子里。 杨追悔查看着地上的剑痕,已确定信里所指的“她”是优树, 可他实在想不通谁会绑走优树。 想来想去,杨追悔实在想不出自己还得罪了什么人, 难道是徐阶?杨追悔再次看了那封信字迹娟秀 似乎是女人的手笔拿起来闻了闻除了墨汁的气味, 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 杨追悔似乎曾经闻过这种香味,但又不记得是在何时。 有点烦躁的杨追悔将信撕得粉碎,扔得满地都是。 白狐走到杨追悔面前,抬头看着他,用脑袋拱着他的裤管。 杨追悔抱起白狐, 感叹道: “若你还是罂粟, 你绝对不会让优树被人掳走的。” 听到这话,白狐低下了头,轻唤了一声靠在杨追悔胸前。 杨追悔坐在凉亭里望着月亮,任由白狐在他怀里撒娇。 他将从来到《颠鸾倒凤》世界那一刻所遇到的男女都梳理了一遍, 仍是想不起自己还得罪了什么人?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上清宫残党或者徐阶。 不论如何,想知道真相,只能等到明日已时了。 “当一只白狐,忘记曾经的仇恨也挺不错的吧?”杨追悔抚摸着白狐滑顺的毛, 叹息道: “其实当初要是你不拿优树威胁我 我是不可能对你做出那种事的。 因为在我心里,优树是需要人关爱的,特别是她失忆之后, 所以我才会那样子对待你。” 白狐跳到杨追悔肩上,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杨追悔脖子后又跳到他怀里, 打了一个呵欠缩成一团。 “算了,算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再谈起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现在只希望优树能平安然后带着她们离开这喧嚣之地。” 在亭子待了足足半个时辰,郭靖出现了, 和杨追悔简单说了几句话便让杨追悔到他房里 他自己则坐在亭子赏月。 将白狐送到优树房间,和纱耶说了今晚优树要和他一起睡, 杨追悔便兴奋异常地跑向郭靖的房间。 不管如何,先把黄蓉搞到手再说,优树的事留到明天再解决。 进了房间,关上门,杨追悔眯眼盯着床的方向,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不过杨追悔却听到了若有似无的呻吟声, 不禁怀疑郭靖是不是把药下得太重此时的黄蓉绝对已骚到不行。 咽下口水,杨追悔便走到床边。 觉得浑身燥热的黄蓉开口道: “夫君, 能不能帮我拿桌上的茶水?我好渴。” 杨追悔没有理会黄蓉,因为他知道此时的黄蓉是性饥渴, 而不是口渴。 他盘算着自己到底要如何剥光黄蓉的衣裳。 “夫君,帮我拿茶水。” 黄蓉又叫了一声。 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雌性荷尔蒙,杨追悔随即坐在床边, 伸出手触摸黄蓉光滑如玉的肩膀温柔地抚摸了几下 黄蓉即发出呻吟 并道: “夫君 别这样。” 杨追悔依旧没有说话,而是脱靴上床, 整个人压在黄蓉身上将遮住她身体的被褥掀开 俯身嘴唇碰到黄蓉乳沟深吸一口气,只觉得黄蓉是这世界上最香的女人。 兴奋之余,杨追悔伸出舌头舔着黄蓉的肌肤, 并将她的肚兜往下拉嘴唇慢慢登上她的左乳峰顶处含住乳头 用力一吸几丝乳汁射出酸中带甜,味道妙极。 同时,杨追悔轻轻揉着黄蓉另一只乳房, 温热的乳汁射出溅得杨追悔满脸都是。 “夫君……别这样子……不行的……”杨追悔的手摸向黄蓉的下体, 伸进亵裤摸到几丝耻毛后继续往下滑整个手掌便落入了一片泥泞之中。 “夫君……别摸那儿……蓉儿会受不了的……”黄蓉半带哭腔道, 显然是怕性欲被挑起却无法得到满足。 杨追悔的嘴巴沿着乳沟往下吻,还用力吸吮着。 猜测到对方要舔自己的下体,黄蓉吓了一大跳, 忙道: “夫君……不行!”只要是自己心爱的女人 帮她口交就是爱的表现。 杨追悔爱着黄蓉,帮她口交也是理所当然, 所以他不顾黄蓉反对 将她的亵裤退至小腿处扒开她的大腿, 张开嘴准确无误地封住黄蓉的阴部 舌尖沿着肉丘间的低洼地带上下舔弄着。 “噢……夫君……好痒……”被弄得欲火焚身的黄蓉娇嗔道。 杨追悔用两根手指拉开黄蓉的阴唇,柱状的舌头慢慢插入蜜穴内, 一股淫汁溢出弄得杨追悔整个下巴都是。 “啊!”黄蓉呈反弓状, 道: “夫君……很舒服……舌头……”黄蓉以为替自己口交的是郭靖, 要是她知道身下的男人是自己的女婿杨追悔真不知道她会有何反应。 此时,郭靖正站在门外倾听着房中的动静, 黄蓉的呻吟让他欲哭无泪。 他多么想进去阻止即将发生的淫乱,可又不能贸然进去, 毕竟这是他要求杨追悔做的而且黄蓉那欢愉的呻吟也表明了她的喜悦。 杨追悔的舌头在黄蓉蜜穴内抽插了几下, 便开始进攻那早已充血的阴蒂上下排牙齿轻轻咬住她的阴蒂厮磨。 “啊……夫君……不行……蓉儿快受不了了……别弄那里……”用牙齿厮磨着黄蓉的阴蒂, 杨追悔已并起两根手指插进她的蜜穴内快速抽插着。 “唔……唔……唔……”感觉到黄蓉穴内淫肉收缩得越来越厉害, 杨追悔便知她快要达到高潮了遂抽出了手指。 “夫君……插进去……别拔出来……”黄蓉脱口而出。 嗯。” “那么,我们的事不能被芙儿知道。 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气死的。” “行。” 杨追悔紧紧抱住黄蓉,在她额头上亲了好几下, 道: “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听你的。” “变化太大了,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唉!”“不喜欢和我在一起?”“不知道。” 黄蓉笑出声, 道: “以前看到你和飞凤做, 我真的很寂寞寂寞得只能用手指。 不说了,羞死了!”“那是用手指舒服, 还是用我下面那根棒棒舒服?”“别再问了。” 黄蓉躺在床上,看着面露微笑的杨追悔, 抓住杨追悔的手道: “我不知道这么做是错是对 我是不是伤了靖哥哥的心?”“我也不知道 唉!”杨追悔感叹着心里却在偷笑。 要是黄蓉知道这其实是他和郭靖一起设下的陷阱, 真不知道黄蓉会作何感想?不过杨追悔觉得就算和黄蓉坦白了 黄蓉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杨追悔便道: “蓉儿,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你听了之后可别骂我。” “嗯。” 杨追悔附到黄蓉耳边, 软语道: “其实今天的事是我和郭靖一起策划的。” “什么意思?”黄蓉惊道。 “因为郭靖知道你有需要,但是自己又没办法满足你, 所以让我和你做爱他来个捉奸在床这样他便可以将你休了, 你以后就跟着我会得到满足。” “原来如此。 看来聪明一世的我却煳涂一时,被你们两个给算计了!”黄蓉瞪了杨追悔一眼, 道: “那我只好顺从你们两个以后都跟定你了!”“其实我觉得这样子最好 而且你有空还可以回来看他。” “是啊,不过总觉得亏欠了他。” “别伤心了。” 担心黄蓉会反悔,杨追悔随即捂住她的阴部, 中指沿着湿答答的肉缝来回滑动。 “唔……别摸了……又湿了……”“刚刚做完流出的水还没有干呢!”杨追悔笑道。 “唔……过儿……别弄了……很痒……”“蓉儿, 你到上面好吗?”“好不过你先把烛火灭了。” “行!”杨追悔手掌随意一推,急风便扑灭了蜡烛。 “你躺下。” 说着,黄蓉侧过身,待杨追悔躺下,她便跨坐在杨追悔膝盖上, 伸手抓住杨追悔肉棒轻轻套弄着 问道: “还可以硬起来吗?”“你用嘴巴吸一下 绝对硬起来。” “你也让芙儿做过这种事?”“夫妻间做这个是很正常的。” 杨追悔怂恿道: “你尝一尝, 味道很好呢!”“真的?”“骗你的话 我不是人。” “那我试一下。” 黄蓉的心“怦、怦”跳个不停,轻轻套弄着渐渐勃起的肉棒, 往后挪动低头张嘴,含住杨追悔的龟头吸了两下, 嗔道: “难吃死了!”“良药苦口嘻嘻。” “那我再试一下。” 黄蓉再次含住杨追悔的龟头,啾啾吸吮着, 忽然又含住半根肉棒有点生疏地吞吐着。 “真舒服。” 得到杨追悔的夸奖,黄蓉吸得更加卖力, 差点将杨追悔整根肉棒都吞下去可肉棒太长 她也学不会深喉所以只能吞下三分之二。 替杨追悔口交了一会儿,黄蓉擦了擦嘴角的津液, 问道: “真的要我在上面吗?”“你以前有试过吗?”“没……以前都是我躺着 而且我和靖哥哥做的时候从来不说话的哪像你这样。” 半带埋怨的黄蓉挪动身子,一手压开阴唇, 另一只手则扶着肉棒慢慢坐下。 感觉到肉棒顶到温热蜜穴口,杨追悔便咽下口水, 道: “蓉儿整个人都坐下去。 用力点,你会很舒服的。” 黄蓉没有说话,而是让蜜穴吞下硕大龟头, 接着便一屁股坐下。 啪唧!肉棒瞬间冲开了她的子宫口。 “啊!要死了!”黄蓉浪叫道。 杨追悔伸手抓弄着黄蓉的双乳, 道: “插得真深。 蓉儿,这种感觉不错吧?”黄蓉剧烈喘息着, 抓住杨追悔的手用力搓弄着有点胀痛的乳房 上气不接下气道: “自从襄儿断奶后 我几乎每天都要挤奶水一多了便很胀、很不舒服 所以你用力点。” “好的。” 得到命令,杨追悔近乎疯狂地搓弄着黄蓉乳房, 乳汁流射得到处都是。 黄蓉则呈M字蹲在那儿,双手撑着床,上下运动着, 肉棒摩擦淫肉而生起的热度都快将她融化了。 她已经迷失在交媾的海洋中,不愿再回头, 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淫荡。 和郭靖做了二十多年夫妻,她在性爱方面一直很保守, 加上郭靖将精力都放在守卫独石城上所以他们很少做爱 做的时候也是采取最保守的男上女下式而且每次做爱时黄蓉都不愿意发出声音 只有在做完后才会和郭靖说话。 郭靖的持久度很差,没几下便射出,越到后来, 黄蓉越得不到满足。 在郭靖还未变成太监之前,她就几乎已没有和他进行房事, 变成太监之后就更不可能了。 这些原因都为黄蓉此时的放荡埋下了种子, 不过在性爱方面只要彼此都能得到满足又何必去在乎谁更淫荡呢?半刻钟后, 黄蓉已没了力气趴在杨追悔胸前喘息着。 “我们再换个姿势好不好?”“什么姿势?”黄蓉好奇道。 杨追悔附到黄蓉耳边, 软语道: “我们到床下, 你扶着桌子把屁股翘起来我从后面插进去。” “不要!”黄蓉当即拒绝, 道: “我才不要做出那么低级的事。” 杨追悔有点失望, 黄蓉却补充道: “不过, 今天算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做一次可以但绝对没有下次噢!”杨追悔走下床点燃蜡烛, 黄蓉则捂着私处和双峰下了床。 看着杨追悔一脸邪恶的笑容,黄蓉白了他一眼, 道: “看上去一表人才没想到喜欢这种变态的动作!”杨追悔搂住黄蓉蛇腰 道: “蓉儿你也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你总是摆出一副巾帼英雄的模样,让我只敢胡思乱想, 不敢乱来。” “因为你现在算是我的男人了,我向你撒娇是正常的。” 顿了顿, 黄蓉道: “早点做完, 早点睡觉。” 黄蓉双手扶着圆桌,撅起肉臀,面颊绯红的她望着杨追悔, 小声道: “蓉儿准备好了。” 看着黄蓉这淫荡至极的动作,杨追悔肉棒都抖了好几下, 走过去在她蜜穴处枢弄好几下握着肉棒用力插入。 “都……都进来了……”手撑不住的黄蓉干脆趴在圆桌上。 “我要开始了。” 杨追悔抓捏着黄蓉肉臀,开始快速抽插着。 “唔……唔……”黄蓉的娇躯前后摇摆着, 双乳的挤压让乳汁喷得到处都是淫水更是从交合处喷出。 “蓉儿,舒服吗?”“嗯……插得更深了……要死了……”“比刚刚那动作好吧?”杨追悔嬉笑道。 “别问了……羞死了……”用这种站立狗爬式将黄蓉推向高潮后, 两人便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休息。 杨追悔偶尔还去捏黄蓉乳房,吃着甘甜乳汁, 房间充斥着淫水、精液以及乳汁的气味虽有点难闻 但这种淫靡的气氛让两人都非常兴奋。 休息了半个时辰,杨追悔又骑在黄蓉身上, 将她的一条腿压在肩上肉棒再次插进她的穴内 用了仅仅半刻钟便将她推向第三次高潮。 从未体验过一晚三次高潮的黄蓉,觉得身子快被杨追悔搞坏了, 但这种欲仙欲死的极致享受将她压抑多年的欲望一次释放了出来。 她已经完完全全喜欢上了这种被干得淫水乱喷、浑身痉挛的感觉, 将那个曾经和她一起闯荡江湖的郭靖忘得一干二净。 第二次射精后,杨追悔总算疲惫了,便抱着黄蓉沉沉睡去。